首页 »

当孩子用极端言辞“吐槽”父母,我们听懂背后的真意了吗

2019/9/23 5:28:09

当孩子用极端言辞“吐槽”父母,我们听懂背后的真意了吗

 

“父母皆祸害”,一个始建于2008年的网络讨论小组。曾因其组名过于绝对、充满怨怼情绪,引来媒体竞相报道;但随着80后、90后的长大乃至成家立业,人们对它的关注度迅速淡去、近乎忘却。近期,心理咨询圈数篇讨论“父母真的皆‘祸害’吗”的文章刷了屏,人们猛地发现:这个小组竟然还在,且已拥有12万余成员。
   

是什么,让一个标题偏激的网络讨论小组活跃至今?
   

本期加入我们对话的嘉宾有“传统眼光”中“别人家的孩子”:从小对学业尽力、用心,后毕业于著名高等学府,如今从事体面职业;也有深谙90后心理的80后高校辅导员。
   

听听他们的故事或观点,或许能找到破解上述问题的密码。


“多年后,想起那些被撕掉的画册,
我的眼泪仍会夺眶而出”
■恩昔 

 

我是一个80后。第一次看到“父母皆祸害”时,我已经参加工作了。当时,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这句话虽然说得挺绝对,甚至可以说是“过于极端”,但其背后那种亟待表达的欲望、那种急需申诉、控诉的情绪,我也感同身受。

 

我们不能因为这个小组用了一句比较极端的句子做组名,就否定它背后所承载的内涵。
   

在我父母的养育字典中,成绩永远比天大。读小学的时候,每次考完试,我爸都会要求我把草稿纸拿回家。他会循着草稿纸上的步骤一道道再认真地演算一遍,然后告诉我,有一道题做错了,这一次拿不到一百分了。而他这么做,无外乎就是想在老师发下批好的试卷之前,早一步知道我的成绩。

 

孩提时代,我的课余时间永远是被反锁在家里,孤独地练琴、看书,没有任何与邻居小朋友之间的嬉戏、交游。初一时有一次我发高烧,老师通知我妈来校接我,她见到我以后的第一句话不是问候病情,而是“你缺了哪门课,赶紧问同学要笔记”。
   

这一切积累到我初二,实在受不了,但我又做不出离家出走这种傻事,于是我采取了另一个办法:申请住校。此后,我终于拥有了鸟儿般自由自在的日子。可以与“闺蜜”聊心事,可以尽情阅读各种各样的书籍,感觉自己终于活得像个正常人了。完成课业之余,绘画成为我最挚爱的休闲方式。我花了大量时间创作漫画绘本,忙得不亦乐乎,直到这一切被我爸撕得粉碎。
   

那天,得知我在课余时间花了大量精力画画,父亲当着我的面,把我辛辛苦苦半年来手绘的厚厚一叠漫画全部撕了。那一刻,我觉得自己的整个世界都塌了。而今只要想起那个场景,我的眼泪仍会夺眶而出。

 

喜欢看书的我其实当年就懂得父母的苦心,理解他们“一切都是为我好”,甚至当时看过弗洛伊德书籍的我已经可以用心理学知识分析他们:都是“老三届”,许多人生理想没有实现,希望我能少走一点弯路,把时间用在他们觉得最正确的地方。

 

可是,理智上知道归知道,但心理上的伤害始终存在,从未释怀。今天,我依然很爱我的父母,理解他们,但在教育我的方式上,长大后的我依然无法认同。若非当年我喜爱阅读,通过书籍“见多识广”,不断自我调节,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大学毕业,我选择职业时,为了不与父母争吵,做了折中选择。他们很满意我目前的工作,但我知道,自己一直未能去最向往的领域发展。

 

更讽刺的是,他们当年看不起的领域,如今却已是欣欣向荣的“朝阳行业”。父母的人生经验真的对吗?


“难道一个人长到20几岁,
就注定要与父母渐行渐远?”
■萑苇

 

反观自己的成长道路,我能对“父母皆祸害”这句“病句”背后声张的某种心绪感同身受。
   

比如,可能从表象上来看,我是个“不错的”90后,有比较好的学业、工作,一步步走得挺稳。但其实从我初中住校开始,每次周末回到家里,谈着谈着,我和父母就会因一言不合而大吵一架。当时,父母对我的爆点无非这几个:你的成绩本该考得更好,是你自己没有努力吧?你怎么总无所事事地躺着玩手机?你怎么又在看电脑?你怎么又在浪费时间?说着说着,会把这些事上升到“你对自己的人生太不负责了”。
   

其实按照我自己的计划,是周五做完作业,周末痛痛快快地玩,可我总是没能做到。我内心也不好受,一直是焦虑的。可如果父母在我焦虑的时候,再以比较严厉的话语来打击我一下,我一定是以一个反抗的姿态去反击。如果他们可以春风化雨般地告诉我没有关系该多好。说不定,我就主动把电视机一关,做作业去了。于是,往往是饭桌上吃着吃着,我就下饭桌了,然后门一关、开始生闷气。在那些时刻,我也会气我自己,觉得愧疚,还会自我惩罚。
   

我的父母永远对我处于一个不满意的状态。在求学阶段,他们会觉得我没能考上更好的学校;到了工作阶段,他们会觉得我不够努力、用心;解决了学业、工作,他们便开始操心我的人生大事,说谁谁谁家的孩子成家了,谁谁谁家的孩子生娃了。他们从不关心,我最近的困扰是什么,我对未来有怎样的恐惧或者担忧。再说,凭什么你们认为的一些优先项就该成为我的优先项,凭什么要用别人走过的路,来质疑我的路走得如何。
   

想想“父母皆祸害”小组中那些申诉自己为什么要离家出走的同龄人,我想,他们更多也是因为不被理解或者长久以来自己的情绪或者想法总是被忽略吧。
   

我现在自立门户,但只要有时间,我每周一定要回去陪爸妈吃一顿饭。我始终认为,回家是一种责任,哪怕蜻蜓点水到一下也好。爸妈都老了,我能陪他们的时间再久又能多久呢?而现在,我每周最渴望的时光,就是饭后和我爸一起去公园。也就是无所事事地骑一会儿单车,散个步,一起坐在湖边长椅上晒晒太阳,看着一些老年人在旁边跳舞、打牌、下棋。在那样的时刻,我内心觉得特别享受。
   

如今每次在社会上、在作品里、在亲朋好友间,看到家庭不幸福,我内心总会有一个问号油然而生:为什么人和人之间总是责备、责难,而不是相互之间的理解、关爱与付出?
   

我心里还经常琢磨的另一个疑问是:难道一个人长大到20几岁,就注定要与父母渐行渐远?而我从小都有一个理想,就是期盼有一个彼此相爱的家庭,成员之间可以打打闹闹,但心总是连在一起。


“孩子要的是爱、理解和尊重,
不是功利标准下的丈量”
■青也
   

也许有人会觉得,“父母皆祸害”不过是网络上传递的一些“孩子”的“小情绪”,有必要给予那么大的关注吗?在我个人看来,这样的讨论非常有意义。
   

从大的层面讲,中国自古最重伦理。自儒家成为中国社会共识的重要组成部分以来,父母与子女之间,几乎已形成了一种既定的上下关系。但近代以来,中国社会经历大变革,家庭关系在过去百年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对这种变化,我们大多停留在现象的反映,而少了深入的探讨与分析。尤其是父母子女关系里的权力关系。

 

而在当下,我们又在重新找回儒家思想。在这个节点上讨论这个问题,我以为尤为重要。中国家庭伦理价值观是向前进,还是向后退,有时,就会取决于我们是否可以理性探讨这样的社会现象。
   

作为一名80后,一名我父母永远的孩子,又是一名围着一群90后甚至95后转的青年高校教师,我完全能理解那些参与讨论的孩子。当然,“皆”字是太一棍子打死了。这样的措辞肯定是偏激的。但偏激背后,往往意味着弱势。
   

可能很少有人意识到,通常情况下,面对父母的言辞和指导,孩子们是难以拒绝的,尤其在他们的幼年时期。所以,一旦这种指导过分强势,或者忽略了孩子本身的感受,对他们在情感上的伤害是实实在在的。而一旦情感上的伤害已经造成,又得不到父母的及时觉察,就会压抑起来,直到在某个爆点被引燃。前两位嘉宾至今印象深刻的几段不愉快的童年经历,皆因父母的强势指导而来。
   

当然,父母的这种强势指导为何会跟子代之间产生如此大的分歧,也有其客观原因。那就是过去几十年,中国几乎每十年都有一次深刻的社会变化。整个社会无论是价值观、消费观还是生活方式,都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这就决定了80后、90后的子女与他们的父母,注定有着迥然不同的成长背景,因而两者之间在观念上的差异和冲突,也是客观存在的。
   

比如,至今社会上依然存在某些偏见:离开父母住出去,是叛逆、不乖的表现。
   

中国传统文化中就有“父母在,不远游”的讲法。而养儿防老更是很多父母生养孩子的动机。至今还有不少中国父母认为,自己辛苦抚养孩子,就是为了将来他们能同样地照顾自己。现在很多家庭渐渐接受子女婚后独立生活,而这,也会存在很多矛盾。尤其当父母老了,仍会希望由子女同住来照料。目前国家的法律政策也比较倾向这样。而对单身子女而言,一旦想自己住,父母便会有情感上的被抛弃感。
   

现在也有人经常评论说,是不是中国人就特别不擅长共情,在爱的能力上也比较匮乏。我作为一个普通80后的感受是,爱的能力的建立其实并不是那么难,完全可以从更多觉知孩子的情绪、尊重他们的感受、看到他们的快乐、热情与热爱开始努力。比如,孩子很想从事自己的某项爱好,家长是否能尊重他此时此刻的快乐,跟他商量说,现在可以做你想做的事,但这样意味着做作业的时间会受到影响。然后让孩子自己拿出解决方案。

 

孩子最需要的东西,莫过于爱、理解和尊重;最不需要的,莫过于功利标准下的丈量、控制和责备。
   

有争议解决不了的,只要不违背大的处事原则,可以暂时搁置、保持空间,话不往狠里说。
   

有了平视与反思,有了更理性的沟通和耐心的等待,相信亲子之间会有更多爱的流动,彼此的沟通也会越来越顺畅。


栏目主编:龚丹韵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项建英